今年“祖代种猪”进口量创新高:猪肉降价全靠它,可惜被外国“卡脖子”

来源:腾讯财经

点击:

A+A-

相关行业: 种猪

关键词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种猪的毛利率相比商品猪和鲜肉猪要高得多。然而,我国作为猪肉消费和养殖大国,拥有几千年的养猪历史,但是目前祖代和曾祖代的种猪却主要依靠进口。

      11月8日,一驾来自法国的波音运输飞机缓缓降落在云南昆明长水国际机场。如此“高规格”来到国内的货物竟是2000头猪!

      然而,可别小看了这些猪,2000头的价值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。企业为了使种猪迅速投产选择航空运输的方式,平均每头猪的运费成本就在1万元左右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进口种猪很可能就是未来几年你所吃的猪肉的“祖代”。这群“不远万里”来到国内的猪正是号称“猪芯片”的种猪。

      在养猪产业链上,种猪的数量和质量直接关系到猪肉的供应量,从而对猪肉价格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而且,种猪的毛利率最高,可以说掌握种猪就卡住了全行业的命脉。不过,在种猪的养殖上,目前国内又被加拿大、丹麦、美国等国“卡住了脖子”。

      种猪进口量创新高

      猪肉价格或决定性下跌

      近年来,我国每年进口种猪的数量差异较大。布瑞克农业数据显示,最高峰在2013年时进口数量达到21055头,最少则是2019年受非洲猪瘟影响进口量仅为1018头。

      但是2020年以来,种猪进口量显著上升。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养猪大省频频传来进口种猪的消息。公开信息显示,正邦科技一家企业今年种猪的进口量就超过4720头。据布瑞克农业数据的预测,今年种猪的进口量或达到22000头,创历史新高,甚至未来数年还会有所增加。

     与我国年均千万头级别的种猪存栏量相比,2万头左右的进口种猪似乎不值一提。但是,进口种猪对我国的养猪业来说却至关重要。这还要从养猪产业链说起。

      当前,国内种猪场向国外原种场进口其生产的祖代种猪,通过同品种纯繁扩充祖代产能,并通过纯种母猪和公猪杂交生产父母代二元种猪,在国内种猪市场销售。父母代二元种猪产下的仔猪经育肥后就作为商品猪销售到市场上,也就是三元猪。也就是说,从国外进口的纯种猪是市面上销售的猪肉的“祖代”或“曾祖代”。

      2019年,由于进口“种猪爷爷”大幅减少,国内二元种猪严重短缺,不少养猪场只能将三元猪作为种猪。据业内估算,目前三元母猪占能繁母猪存栏比重约在40-50%。但是,将原属商品猪的三元猪作为种猪虽能在短期内提升产能,但是其繁育能力及周期过短的缺陷日益显现,行业复产阻力仍大。因此尽管成本不菲,市场对进口优质种猪的需求仍然很迫切。

      不过,对于消费者来说,进口种猪的增加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。布瑞克农业数据显示,从历史上看,每一轮种猪进口高潮过后,都演变成国内生猪产能扩张和猪价决定性下跌。

      2008年进口种猪首次突破万头,同比增长3倍,2009年猪价即创新低,跌破9元/公斤,其疲软走势一直延续到2010年;2011-2013年分别进口1.1万头、1.8万头和2.1万头,刷新历史记录,而2014年猪价跌至11元/公斤左右。两次下跌的价格低点相比周期猪价高点都几乎跌去一半。

      2020-2021年的种猪进口高峰过去之后,国内生猪市场将再一次面临产能释放压力。而且由于二元母猪替换三元母猪的因素影响,将有超量淘汰母猪提前进入屠宰环节,价格进一步承压。

        种猪供给不及需求一半?毛利率超80%

      技术被卡脖子

      2020年以来,国内生猪养殖恢复明显,得益于产能提升,此前疯涨的猪肉价格逐渐回落。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,10月份能繁母猪存栏3950万头,连续13个月增长,比去年同期增长32%;生猪存栏3.87亿头,连续9个月增长,比去年同期增长27%。目前生猪产能已经恢复到2017年年末的88%左右。

      卓创资讯分析师向作者表示,2019年国内生猪产能大幅去化,多数小散养户被迫清场,规模养殖场去产能亦高达50%以上。下半年生猪供应缺口不断显现,猪价大幅上涨,国内稳产保供政策不断深化,各地种猪补贴、贷款、保险等扶持力度大幅加大,规模养殖企业补栏意愿不断提升,从而带动了种猪的需求。

        2020年国内种猪的需求在5500万头左右,但是2020年国内的种猪数量在2400万左右,缺口相当明显。

      在供需缺口的影响下,2018年以来,种猪价格大幅上涨。据灼识咨询估算,以80公斤种猪为例,2019年均价达到3706.8元,较2018年上涨了54.6%,而且预计今年价格仍呈现上涨趋势,达到5525.9元的历史高点。

        从公司经营的层面来看,种猪的毛利率相比商品猪和鲜肉猪要高得多。

      以近期正筹备在香港上市的国内种猪企业天兆猪业为例,今年前四个月,天兆猪业销售一头种猪的平均毛利高达6246元,比2019年同期多赚近4500元。其2019年和2020年前四个月,种猪的毛利率分别达到77.9%和87.4%,而同期的商品猪毛利率仅为34.1%和58.1%,鲜肉猪的毛利率则更是低至个位数。

      卓创分析师表示,近年来行业的转型升级步伐加快,养殖端引种意愿仍较为强烈。加之国内养殖单位生物防控意识及防控能力不断增强,预计2020-2021年国内种猪引种量或仍保持高位。后期随猪价下滑力度增大,行业利润不断降低,预计国内引种量或大幅收缩。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我国作为猪肉消费和养殖大国,拥有几千年的养猪历史,但是目前祖代和曾祖代的种猪却主要依靠进口。

      2020年9月,新希望集团刘永好关于“猪芯片”的言论再度引起国内对种猪的关注。“原种好,猪就长得好,原种不好,猪有可能就长得不好,所以说育种非常重要。假如洋种猪真的断供,首先体现在我们的饲料转化率会变高,原来2斤多饲料长一斤肉,今后可能要4斤、5斤长一斤肉,增加粮食消耗。”刘永好对此不无担忧。

      2019年种猪进口锐减,叠加其它多方面因素导致国内猪肉价格疯涨。在当前国际贸易环境不确定因素存在,如果一些国家采取极端贸易保护措施,一旦种猪再被“卡脖”,对国内生猪养殖和猪肉价格的影响可想而知。这也意味着,掌握种猪的先进技术已成为国内养殖业的当务之急。


    (审核编辑: 钱涛)

    我来说两句(0人参与评论)
      加载更多